SERVICE PHONE

0533-6096666

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更多+
电话:0533-6096666
传真:0533-6096666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鲁国际塑化城
邮箱:1748611657@qq.com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硫化氢 > 新闻资讯 >

硫化氢治病救人

发布时间:2021-01-13 点击量:

 

  硫化氢“臭名远扬”,可是你知道吗,它竟然也可能是我们的保命仙丹!

 

  未来某一天你身边有人得了心血管疾病(阿门!但愿不要发生此类事情),你要送他到急诊室去。透过窗玻璃,你看到急诊室宽敞明亮,由于严格消毒,所有器具和用品都闪着清洁的光。可是当你走近,却眉头一皱,怎么回事!一股臭鸡蛋味从诊室里扑鼻而来。你会纳闷:哪位医生这么粗心,把鸡蛋搁在急诊室里这么久,甚至连臭了、破了也没发觉?对这种医院我怎么能放心?

 

  如果你这么想,可就冤枉了医院和医生。虽然臭鸡蛋气的主要成分硫化氢让我们闻起来不舒服,但未来也许每一家医院都要把它做为常备药呢!既然是常备药,就免不了稍有泄漏,所以你闻到的臭鸡蛋气味,其实是极少量泄漏的医用硫化氢而已。

 

  毒气给我们降血压

 

  在我们印象中,硫化氢是一种有毒的气体。对于那些从事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输送或者油气加工的工人来说,它是引发职业病的首要因素。当空气中硫化氢浓度达到万分之五时,我们就感到呼吸困难,当达到万分之八,5分钟内人就会中毒死亡。可是怎么突然间硫化氢成了治病救人的药物了呢?

 

  这得从最近一项新发现说起。加拿大科学家发现,人体的血管壁会自动生成微量的硫化氢。据初步研究,这些硫化氢能起到疏通血管、降低血压的作用。

 

  科学家还进一步发现,人体内硫化氢的合成受控于一种特殊的酶。他们利用小鼠做了这样一个活体实验。首先利用基因敲除技术,使小鼠身上指导合成那种酶的基因失去作用,这样一来,小鼠就无法合成这种酶,因而也就无法正常合成硫化氢了。在随后的5年里,科学家发现这些小鼠的血管收缩程度越来越高,血压明显上升。而当他们往这些小鼠身上注射硫化氢溶液时,它们的血压很快就降了下来。这个实验还证明了,往高血压病人身上注射硫化氢也能起到降血压的效果,而并不一定非要病人自身合成的硫化氢不可。

 

  生活中许多人都知道,大蒜有降血压和降低患心脏病风险的神奇效果。不过为什么会这样呢?据科学家猜测,这很可能是因为大蒜中含有一定浓度的硫化物,这些硫化物被血液中的红细胞转化成硫化氢,从而改善了血液循环。所以归根结底,最后起作用的可能还是硫化氢。

 

  毒气救我们命

 

  事实上,硫化氢不仅能舒张血管,还能调节新陈代谢。美国科学家在一系列利用小鼠做的实验中惊人地发现,低浓度的硫化氢可以减缓小鼠的新陈代谢速率,阻止某些疾病进一步恶化。吸入硫化氢后,小鼠的心跳速率会降低50%,进入一种假死状态,新陈代谢极为缓慢,仅靠硫化氢和氧气就能维持生命,且不会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停止吸入硫化氢30分钟后,它们的新陈代谢就会恢复正常。

 

  如果这个结论在人身上得到证实,那可给急救病人带来了福音。我们知道,那些遭遇车祸、心脏病突发的病人要么因为失血过多,要么因血管堵塞,无法维持正常的新陈代谢而造成器官坏死,危及生命。可是不管如何紧急,从发病到手术毕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在这段时间里,让病人呼吸低浓度的硫化氢,降低他的新陈代谢速率,这就可以大大降低器官坏死的速率,从而为抢救病人赢得时间。2008年有美国科学家声称,大鼠失血60%之后吸入硫化氢,最终只有25%死亡,而没有吸硫化氢时,死亡率高达75%。未来,在战地医院或者自然灾害区,硫化氢也可以暂时缓解血液的需求。

 

  读到这里,你大概已经明白,未来的医院为什么要把硫化氢作为急诊室的常备药了吧。

 

  祖宗传给我们的本领

 

  科学家总是爱寻根究底的。现在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像硫化氢这么致命的毒气在微量的情况下反而是人体所必需的?这可以从进化史上找到初步答案。

 

  大约2.5亿年前,地质史上称为“二叠纪”的时期,地球上上演了一场大规模的物种灭绝惨剧。关于这次大灭绝事件的起因,主流观点认为是由西伯利亚火山爆发引起的。火山爆发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使大气中氧气含量急剧下降,造成喜氧生物的大规模死亡。在这种环境下,绿色硫细菌之类的厌氧生物迅速繁盛起来。厌氧生物释放出大量的硫化氢,进一步恶化了喜氧生物的生存环境。所以那些幸存下来的物种,不仅应该能忍受硫化氢,而且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能变废为宝利用它。我们都是那些在2.5亿年前的劫难中幸存下来的物种的后代,所以我们的身体能利用硫化氢也就不用奇怪了。

 

  最近一些年科学家逐渐发现,其实不仅硫化氢,许多有毒的气体,比如一氧化碳、一氧化氮等,在低浓度的情况下,都对人体能产生良好的影响。其中,人们研究最多的是一氧化氮,该项研究还获得了199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要我们命的又救我们,这正体现了自然界的奇妙的辩证法。